摘要:租客逃離,店鋪冷清,這些傳言都是真的嗎?

上個(gè)月,廣州三元里村有“電雞”著(zhù)火,導致一樓商戶(hù)被燒毀。事發(fā)不久后,三元里村發(fā)布通告稱(chēng),自5月16日起,所有電動(dòng)自行車(chē)、五類(lèi)車(chē)不得進(jìn)村停放,此舉引發(fā)全城關(guān)注,電視臺亦連番報道。

不過(guò),措施實(shí)施約一個(gè)月,有自媒體反映如今的三元里“店鋪整排倒閉關(guān)門(mén),街道冷冷清清,堪比疫情時(shí)期”,但也有自稱(chēng)為三元里村民的網(wǎng)友反駁,指自媒體為博眼球,在未開(kāi)鋪的時(shí)候拍攝相關(guān)照片和視頻,故意表現村內蕭條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自媒體視頻截圖

真實(shí)情況到底是怎么樣的呢?我們親自前往三元里村探訪(fǎng),并與當地的居民與商戶(hù)聊了聊……

01

廣州首個(gè)“電雞”禁停村

來(lái)到三元里村出入口,我們發(fā)現有不少“電雞”正在排隊等候入村,每部入村的“電雞”都會(huì )被貼上一張紅色貼紙,上面標識為“電動(dòng)車(chē)臨時(shí)通行證”,寫(xiě)著(zhù)車(chē)輛進(jìn)村的具體時(shí)間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步入村內,仍有不少“電雞”穿梭在大街小巷中。

其實(shí),三元里村只是禁止“電雞”停放,并非完全禁止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進(jìn)入。按照三元里村的規定,外賣(mài)、快遞、燃氣、糧油等負責生活必需品配送的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,在每天6時(shí)至24時(shí)登記后可入村通行,并限時(shí)在30分鐘內離村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其中,外賣(mài)員僅需向出入口的工作人員展示其外賣(mài)配送訂單界面,就能獲得通行許可。

不過(guò),我們也隨之產(chǎn)生了疑惑,如果“電雞”入村超過(guò)30分鐘,村內工作人員又能否知曉并及時(shí)處理呢,又是否會(huì )作出處罰呢?另外,就我們所見(jiàn),還有不少居民用“電雞”接小朋友放學(xué)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至于村內的人流量,在下午時(shí)分,抗英大街上還是人來(lái)人往,大部分店鋪亦是營(yíng)業(yè)狀態(tài)。附近的居民向我們表示,他感覺(jué)到最近的人流量比“電雞”禁停前要少一些,但是并沒(méi)有那些自媒體說(shuō)得這么夸張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如今的電動(dòng)自行車(chē)都停至村外,在鄰近村口的位置,電動(dòng)車(chē)已經(jīng)擺放了里三層外三層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根據三元里村初步統計,村內電動(dòng)車(chē)保有量大約在6000輛,如今村外的停車(chē)區域總長(cháng)約4.5公里,停車(chē)區域大多安裝了充電樁。

02

禁停“電雞”弊多還是利多?

作為首個(gè)執行“電雞”禁停措施的廣州城中村,三元里村的做法引起了激烈的爭議。

首先,有網(wǎng)友質(zhì)疑三元里村到底有沒(méi)有權力將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拒之門(mén)外,基層是否具備管理權限呢?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

另外,關(guān)于“電雞”禁停辦法,有人叫好,也有人叫罵。

支持聲認為村容村貌變得整潔干凈,村內的消防安全隱患也大幅減小,畢竟城中村握手樓密度高,一旦發(fā)生火災,后果不堪設想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

反對聲則認為,村內是干凈安全了,但電動(dòng)自行車(chē)全部堆在村外,萬(wàn)一哪一臺起火了,就會(huì )燒毀整條路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網(wǎng)友觀(guān)點(diǎn)

長(cháng)期關(guān)注電動(dòng)自行車(chē)管理的廣州市政協(xié)委員鄭子殷認為,這樣“一刀切”的方式,實(shí)際上只會(huì )導致社區里的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大量占據周邊的公共空間。他還擔心,由于停放和充電不便,三元里村的居民以后會(huì )不會(huì )偷偷將車(chē)?;卮謇?,甚至將電池帶回家里充電,造成更多的潛在危險,禁停這種做法很值得商榷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還有網(wǎng)友覺(jué)得,“電雞”禁停弊大于利,因為其付出的成本與代價(jià)實(shí)在太大。

據當地居民透露,部分租客覺(jué)得出行不方便而退租。從三元里村內走到地鐵2號線(xiàn)三元里站,步行耗時(shí)約7-8分鐘。有當地居民表示,雖然村內有共享單車(chē),但早高峰能不能掃到單車(chē)是個(gè)問(wèn)題,走出村外找回自己的電動(dòng)車(chē),再開(kāi)去地鐵站,也很麻煩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圖源水印

還有租客擔心“電雞”停車(chē)位是否充足,如果下班比較晚,靠近村口的位置基本都停滿(mǎn)了,就只能走到遠處停車(chē)。

在租客減少、村內人流量下降的情況下,在村內開(kāi)店的商家,生意也會(huì )受到一定的影響。長(cháng)此以往,村內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是否會(huì )走向蕭條呢?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圖源水印

最后,還有不少網(wǎng)友對“電雞”禁停措施在全市的推廣作出討論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有網(wǎng)友認為應該將其推廣到廣州所有的城中村及小區。亦有網(wǎng)友質(zhì)疑該措施推廣的可行性,要知道為了推行禁停措施,三元里村幾個(gè)出入口、村外停放點(diǎn)都安排了工作人員,而且需要三班倒,所付出的人力成本并不小。

03

如何根治“電雞”圍城?

三元里村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實(shí)施“電雞”禁停,其實(shí)是基層治理“電雞”問(wèn)題受困的體現。相比起事故出現后的問(wèn)責壓力,該城中村才無(wú)奈索性選擇一禁了之。

但是,有不少網(wǎng)友認為,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運動(dòng)式整治,是指標不治本。

?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廣州的“電雞”圍城現象,實(shí)質(zhì)上是管理錯位的問(wèn)題。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本質(zhì)上就是機動(dòng)車(chē),在很多國家和地區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和摩托車(chē)、汽車(chē)一樣都是需要接受年檢,而且駕駛者必須持有駕駛執照。

但現在中國法律卻定義“電雞”為非機動(dòng)車(chē),買(mǎi)部“電雞”,只需要交錢(qián)登記上牌就可以上路,不需要年檢,擅自改裝也很難被發(fā)現,而駕駛者也完全不需要考取駕駛執照,所以連最基本的道路安全意識也沒(méi)有,經(jīng)常橫沖直撞。就算違規被交警抓到,大多也是罰錢(qián)了事。

三元里村:禁了電雞,丟了人氣?

▲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

所以,要徹底打破電雞圍城的困局,就需要重新修改法律,將電動(dòng)單車(chē)納入機動(dòng)車(chē)管理之中,除了需要登記上牌之外,還需要接受年檢,嚴查非法改裝,減少火宅隱患。

而駕駛者也需要通過(guò)交通安全的考試領(lǐng)取駕駛執照,如果違規除了罰款之外還要扣分,分扣完就吊銷(xiāo)駕駛執照。

系統性、長(cháng)期性的管治,才是解開(kāi)“電雞”癥結的真正良藥。

各位自己友,

你怎么看三元里禁?!半婋u”的做法呢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