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如有雷同,實屬巧合!

由黃子華主演的電影《毒舌大狀》,近期在香港叫好又叫座,香港地區票房沖破一億,拿下香港影史華語片票房冠軍。繼去年《飯戲攻心》成功后,“子華神”這次可以說是徹底擺脫“票房毒藥”的稱號。

2月24日在內地上映后,《毒舌大狀》同樣得到不少內地觀眾的好評,豆瓣評分達7.7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《毒舌大狀》講述一位律師為含冤入獄的名模翻案的故事,劇情令不少朋友聯想起1999年轟動全港的——彭楚盈白骨案。這一案件曲折離奇,死者背后錯綜復雜的關系網,更是令坊間懷疑是否有“看不見的手”在隱瞞真相。

這起案件,也與最近的“蔡天鳳碎尸案”有不少相似之處,主角同樣是年輕貌美的女子,同樣涉及香港社會名流,同樣是死狀可怖,同樣也是疑點重重……

01

地下關系

1965年出生于香港的彭楚盈,16歲就開始投身社會,做過餐廳服務員,后在19歲靠進修成為了一名模特兒。

1985年,剛剛20歲的她,在一次聚會上結識了46歲的方曼生,并發展為情人關系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彭楚盈,圖源網絡

和彭楚盈出身草根不同,方曼生則是名門之后。其祖父方振武,早年追隨孫中山,曾任國民軍第三方面軍總司令、抗日救國軍總指揮等職務。

父親方心浩經商,母親方召麐為國畫大師,叔父是骨科名醫,妹妹陳方安心是香港回歸后的首任政務司司長,地位僅次于特首高官,堂妹方敏生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首席執行官……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方曼生一家,圖源網絡

方家在香港十分顯赫。而方曼生是一名律師,當年已婚,并育有一子。

據彭楚盈之母林梅后來透露,彭楚盈與方曼生起初十分親密,彭楚盈居住在方曼生名下單位,每月的生活費亦由方曼生提供。

彭母續指,交往期間彭楚盈曾墮胎三次,而從1991年開始,方曼生冷落彭楚盈,彭楚盈甚至曾經割脈以死相脅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方曼生,圖源網絡

1995年,家人由于長時間聯系不到彭楚盈,便致電方曼生,其回復道:“彭楚盈不想見到你們,她說不能透露電話地址?!?/strong>

1999年,家人終于等來了關于彭楚盈的消息,卻沒想到是驚人噩耗……

02

離奇死亡

1999年,香港油麻地華德大廈管理處接到14樓的住戶投訴,說樓上的房間漏水。管理處便聯系了15樓的業主——方曼生。

當天,方曼生就帶著鎖匠來到單位,但他們表示并沒有在屋子里找到漏水的地方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華德大廈,圖源網絡

第二天,方曼生讓清潔工去處理,清潔工竟發現有一具沒有頭的白骨橫陳在睡床旁邊的地板上,頭骨卻在垃圾桶中。

油麻地警方接到報警后趕到現場,在屋子里找到彭楚盈的證件、現金、首飾和少量毒品,而頭骨所在的垃圾桶還有一個曾使用過的避孕套。經過牙齒鑒定,警方確認死者是模特彭楚盈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這則死亡案件已經足夠離奇,然而事件調查的走向更是令人意想不到。

一開始,到場警察將案件定性為“謀殺案”,但僅僅過了半個小時,案子就被西九龍重案組接手,并改為“尸體發現案”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警方帶走證物,圖源網絡

同時,案件被列為“最高機密”,包括家人和律師在內的任何人都不許追查。

不久之后,警方宣布彭楚盈“死因無可疑”,在沒有召開死因聆訊的前提下結案,并且拒絕一切詢問。

警方的草草處理,讓彭楚盈的家人難以接受……

03

重啟調查

2005年,彭楚盈的家人向曾經做過演員的大律師翁靜晶求助。翁靜晶寫信給死因庭,要求他們交代彭楚盈死亡的原因。而死因庭的回覆卻只有短短的幾個字:closed file, no comment(已經結案,不予置評)。

于是翁靜晶決定借助傳媒的力量,召開新聞發布會。第二天,香港鋪天蓋地都是“彭楚盈案”的相關新聞。剛上任的律政司司長黃仁龍,迫于輿論的壓力,在2005年11月宣布將再次調查此案,并展開死因聆訊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翁靜晶,圖源網絡

值得注意的是,死因聆訊是非刑事審訊,不會有人被懷疑、被譴責、被追究,聆訊的目的是研究死因,是死于自然,是死于意外或不幸,還是死因不明,要是認為“他殺”就會列為死因不明。

死因庭上,方曼生承認了他和彭楚盈的情人關系,但他表示,交往期間他發現彭楚盈有著濫用非法藥物和賭博的惡習,所以后來決定跟她分手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方曼生,圖源網絡

隨后,翁靜晶就案件疑點質問方曼生,例如尸體發現的前一天他明明進了屋子,還去房間關了窗子,怎么可能看不見骸骨?方曼生表示,當天他進去時是下午6點左右,還掛著1號風球,天色昏暗,而且沒有電,他看不清房間里的情況。

至于四年來為何他對油麻地的物業一直置之不理,方曼生陳述,因為曾經承諾過彭楚盈,這個房子她想住多久都可以,所以一直沒有過問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案發現場,圖源網絡

后來,又有幾位自稱是彭楚盈的前男朋友和相熟朋友的證人出庭,他們一致表示,彭楚盈生前曾吸毒、賭博,而且精神狀態很不穩定。

不過,當這些男朋友被問到彭楚盈什么時候生日,他們卻答不出來。而表示經常到彭楚盈家一起濫藥的朋友,不僅口供一改再改,還被翁靜晶盤問出他們并不清楚彭楚盈家中的結構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彭楚盈,圖源網絡

雖然太多問題無法解釋,但是警方沒有在案發現場找到打斗的痕跡和血跡,彭楚盈的尸骨上也沒有發現傷痕。

至于彭楚盈為何身首異處?法醫判定,死者靠在床邊垃圾桶死去,在腐化過程里,頭顱不堪重負,自然掉落到床頭的垃圾桶內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此外,警方在彭楚盈頭骨殘留的頭發上,檢測出了海洛因。而從彭楚盈生前的日記也可以看出,和方曼生分手后她極度痛苦,曾經幾次提到想自殺。同時,彭楚盈生前還被確診患有癲癇,而案發現場位于尸體胸腔下方的地毯呈褐色,很有可能是嘔吐物。

最后,綜合所有證人的證詞以及物證,死因庭陪審團一致裁定,彭楚盈死于意外或不幸。死因有兩種可能:一種是過度服用藥物,另一種是被嘔吐物窒息死亡。

04

重重疑點

彭楚盈的死因在法律上得到了結果,但是坊間對于這起案件仍是議論紛紛,不少人提出幾大疑點:

首先是方曼生的行為。根據翁靜晶所說,在死者失蹤期間,屋主一直支付水電費及管理費,涉事單位電費昂貴,懷疑有人一直開冷氣,掩蓋尸味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TVB《逝者代言人》曾研究彭楚盈案,圖源網絡

與此同時,發現白骨一年半前,方曼生曾與兩名地產經紀在事發單位停留過,甚至在前一天親身進入屋內,他難道真的對房間里的情況一無所知嗎??

不過亦有聲音支持法院的判決:“如果真的是他殺,方曼生為什么不處理掉尸體而是任其在自家房子里腐爛呢?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方曼生,圖源網絡

第二是各種消失的證物。關鍵證物避孕套不翼而飛,警方作供時說,已經交給化驗所,化驗師卻說,從未從警方處收到有關證物。

除此之外,根據彭楚盈的妹妹所講,警方在搜證過程中拿走了姐姐和方曼生的合照,還有一塊刻有“方曼生”字樣的手表。但警方在交還死者遺物給家屬時,照片和手表全部消失。不僅如此,在彭楚盈留下的日記里,有好幾頁也被撕去。

?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彭楚盈日記,圖源水印

第三是案件的處理過程。除了案件定性的改變,被列為“最高機密”外,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曾坦承,雖然此案有很大影響,但她沒有收到過任何內部相關報告。

“當時的警方并沒有向我通報,可能他們認為只是普通的死因不明個案,但牽涉政務司司長的家人,可能直接向陳太(陳方安生)匯報了。

但葉劉淑儀補充道:“也可能是合理的,為了保障私隱,這些牽涉高官的事,希望也能夠保密?!?/p>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圖源網絡

最后,翁靜晶表示在審訊期間遇到過超自然奇事,更是為“彭楚盈案”添上幾分神秘的色彩。

根據翁靜晶所述,在開庭前一晚,她見到了彭楚盈的鬼魂。鬼魂告訴她,第二天原定出庭證人不會來了,會出現幾個她不認識的“道友”。確如“鬼魂”所說,原定證人無法出席,卻突然冒出一些自稱彭楚盈前男友的人士。

而對于這個“鬼故事”的真實性,或許只有當事人翁靜晶才知道了。

05

實屬巧合

盡管幾乎所有電影都會聲明“本故事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實屬巧合”,但相信看過《毒舌大狀》的朋友,都會發現影片和“彭楚盈案”有很多相似之處。

例如在人物設定上,電影中的被告、現實中的受害者都是模特職業;子華神飾演的“林涼水”律師也令大眾想起翁靜晶;而戲內的豪門老太角色,更是被不少觀眾認為暗指陳方安生,扮相上十分形似。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《毒舌大狀》劇照,圖源網絡

在情節上,從模特與豪門權貴關系匪淺,到辯方律師要對抗的是家族勢力龐大的嫌疑人,再到案發后屋內合照全部不見蹤影的細節,都與現實雷同。

除此之外,在電影結尾,謝君豪飾演的主控官反水助攻。而“彭楚盈案”中,翁靜晶也遇到這樣一位主控官:“(主控官)慢慢見到整件事不妥,她亦是一個很公義的人,她在案中循正義的角度,到后期有幫我手,站在我這一方盤問,而且她沒怎樣反對我去盤問?!?/p>

《毒舌大狀》,牽出24年前轟動香港的女模白骨案……

▲翁靜晶,圖源網絡

然而,不同于《毒舌律師》中一切水落石出的結局,“彭楚盈白骨案”仍存在太多爭議。

2月初,翁靜晶在社交平臺列出案件六大疑點,希望再次引起大眾關注,并表示有機會便會翻案——“仍有一口氣也要做完這件事,我覺得件事是未完的?!?/strong>

各位自己友,

你怎么看“彭楚盈”案?

歡迎在評論區留言!